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旅游指南 >> 民間故事
快捷搜索
線路名稱:
線路時間:
線路價格:
線路分類:
線路預定流程
推薦線路

湖南張家界土家漢子

發布時間:2011-12-21 編輯:不詳 來源:互聯網
    湖南省張家界市武陵源區土家漢子老許今年七十多歲了,稀稀拉拉的牙齒,那嘴就象兩片風干的荷葉,一笑連風都關不住,眼睛卻是極有神的,要是盯住你看上兩分鐘,你心中準會發毛。
    多年前,爸媽在天子山開了個酒店,姐姐在一個景點叫做仙人橋的地方開了個紀念品店。一天,姐姐因有事叫我代替她去看一下店子。從酒店到紀念品店要走二十分鐘左右的山路。紀念品店是個米把寬的小木屋,里面僅容得下一個小柜子和一個人,我一到小店前,便被店下面傳來的聲音給吸引住了,小店門前有一條小路,順著它小心翼翼地下去,便有一個小小的觀景臺,面前是一座兩峰夾住的天然石板,七八米長、二米來寬,光禿禿的寸草不生,下面則是百來米的深谷,望去讓人心驚膽顫,這就是仙人橋。我覓著聲音走了下去,一群游客正站在觀景臺上指手劃腳,我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,一個瘦削的老頭正站在石橋中央,花白的頭發隨風飄起,衣服也微微顫動,可這絕對不是害怕,因為他正得意地朝這邊招手呢!游客們驚得不敢說話,一個個呆立在那兒。那老頭緩緩移動著身體,鞋子幾乎要觸到橋邊了,我們都屏住呼吸。他慢慢地、慢慢地走了過來,隨著他的腳步的移動,我的心幾乎要跳到嗓子眼了,老頭終于走了過來,有人一把扯住了他,他大聲說:“這有什么?沒事沒事。”接著用力揮了揮手中的塑料袋:“好不容易撿起來的。”一邊說一邊朝上走了,這就是老許。
    第二次遇到老許的時候,是在上山的途中。老許和另外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抬著頂滑桿,滑桿是以前這里老爺們專用的,兩根竹竿中間捆一把涼椅,山里漢子抬個一二百斤的人能在山路上飛起來,而現在已成為一項旅游服務項目了。老許滿面笑容地招呼每一位經過的游客,別的轎夫跑了一趟又一趟,老許盡管把臉笑成了菊花,卻沒有一個游客肯坐的,我聽見有人悄悄地說:“這么老了,不給錢都不敢坐。”也有人嘻嘻笑著繞開了。老話埋怨說:“現在孩子真不像話,坐個滑桿還要挑三揀四的。”回頭看見我坐在那兒,便立刻堆上笑容,說:“怎么樣,坐個滑桿呢,不要錢,好久沒抬手都癢死了。”說罷便招呼同伴把滑桿拿過來,看著那干枯的雙手和稀落的牙齒,我趕緊跳了起來,連聲說:“我不累,我不累!”說罷匆匆走了,可以想象身后老許失望的表情。不久,我看見他牽著一匹馬在山路上顛簸顛簸的,我想,這回應該有人坐了吧。老許缺錢花嗎?絕對不是,聽人說,他是個退伍老紅軍,政府每月都有退休金給他,一句話,閑的。
    老許極愛湊熱鬧,凡有幾個人一堆的地方,必能找到他的影子,所以老許幾乎沒有什么秘密。我聽過他的一些往事。老許曾經去過朝鮮,他老婆就是朝鮮人,說到這兒,還有個有趣的故事呢。土家族婚戀中有個習俗叫“邊邊踩”的,也就是你喜歡一個人,便踩上對方一腳,對方要是也喜歡你,你倆事就成了。老許在朝鮮戰場是個好手,說最多一次打死過五個美國兵,這是他自己說的,誰也沒當真。當時軍民合作,老許便看上了漂亮溫柔的他現在的老婆。在一次軍民聚會中,他也用了“邊邊踩”,他力氣大,性子又急,這一腳足足讓人家跛了個把星期,連長狠狠地批評了他一頓。老許內疚不已,便天天去幫她干活,一來二去便把她“拐”到張家界了,這是老許自己透露的,卻成了大家取笑他的把柄。我突然想起老許常說小金小金的,小金會不會是她老婆呢?從別人肯定的眼神中我得到了答案。
    天邊夕陽散發著一天中最后的熱量,老許和我們一道要回去了,用老許的話說:“小金又在門口望了!”山間崎嶇不平的路面不停地按摩著腳底,密樹林立在四周,天空僅能看到一絲縫隙,鳥鳴聲還有其它蟲鳴聲交織成一片,在前頭路邊不遠處有一棵細葉覆蓋的小樹,上面有點點鮮紅的小果露了出來,旁邊有人說是櫻桃,味道極美??粗鴰酌赘叩臉涓晌矣行┓赋?,老許卻已飛跑過去,兩手一抓,雙腳一夾,猴子似的上了樹,接著“啪啪”幾聲,地上已有一堆折斷的果枝,鮮紅的果子讓人垂涎三尺。有人笑著說:“八十歲的老頭能上樹,這是張家界的一大怪。”老許在樹上說:“八十歲怎么啦,我沒病沒痛的,又不老。”說完便下了樹。
    土家漢子老許的家在山坳中,遠遠望去能在濃密的樹葉間隙看到一點點屋檐。我們在一個叉口上分了道,老許戴著白色的球帽,穿著紅色的休閑服消失在密林覆蓋的山間小路盡頭,一陣粗獷的山歌傳了過來:“郎在高山我打一望,妹在呀河下呀情郎哥哥呀洗衣裳……”哎,老許還真不算老。
国产真实愉拍系列在线视频